RSS订阅

动物福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研究进展>动物福利

有人拿动物做致命实验,有人为动物拼命争取福利,一边科学、一边生命,你怎么选?

2020年10月09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生物探索 作者: 责任编辑:yjcadmin
摘要:关于动物福利,你怎么想?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学术头条( ID: SciTouTiao)”,作者 何静,转载请联系出处。

1959 年,W.M.S.Russell 和 R.L.Burch 在《人道实验技术的原则》中首次概述如何更道德使用动物进行实验的三个 R 原则,即 Replacement,Reduction,Refinement,这些原则敦促科学家们用新技术来替代动物,减少用于实验的动物数量,并完善实验室规程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动物的痛苦。

如今,三个 R 原则已经成为全世界实验动物立法和监督的基石。

但是,随着每年继续有数以百万计的动物被用于生物医学研究,一些人开始进一步呼吁科研机构减少动物的使用。甚至有一些声音开始争辩说,现在是时候取代三个 R 了。

Tom Beauchamp 是乔治敦大学的伦理学荣誉教授,数十年来一直在研究动物研究的伦理学。1978 年,他还与人合作撰写了颇具影响力的《贝尔蒙特报告》,该报告指导了开展人类研究的伦理原则。

Beauchamp 最近与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 David DeGrazia 合作,提出了实验室动物伦理使用的六项原则,以取代三个 R 原则。去年年底,他们两人就这个主题发表了一篇科学文章和一本书。

新原则取代三个 R 原则

针对三个 R 原则存在的问题,DeGrazia 说道:“这三个 R 没有把动物研究的成本和收益考虑在内。他们不会问这样的问题:这个实验值得一开始就去做吗?太贵了吗?它足够重要吗?它只是假设这个实验值得做。我们希望科学家首先问这些基本问题。而且这三个 r 也不全面。例如,他们没有讨论动物的基本需求,也没有对动物可能受到的伤害设限。”

为解决三个 R 存在问题,DeGrazia 和 Beauchamp 提出的第一条原则是,只有当动物是解决问题的最合乎道德的方式时,才可以使用动物。

这已经超越了三个 R 中的 “替代” 部分,因为科学家们不仅需要考虑使用动物的替代方法,还必须证明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法。例如,IACUC (机构动物护理和使用委员会) 可能会要求研究人员详细说明科学证据,以证明动物替代品是不可行的。

另一个原则,是要求科学家详细说明人类和社会可能从这项研究中获益多少,并将其与动物可能遭受的痛苦进行对比。即使使用动物的好处超过了成本,也希望研究人员思考如何减轻甚至消除在实验过程中对动物造成的伤害。比如,思考他们抽血量是否超出实验所需,或者他们是否有必要经常处理啮齿动物。

科学家们还应该考虑如何让这些生物在实验室里尽可能地过最好的生活。这可能包括确保它们有伴侣、锻炼和其他刺激活动。

最后,无论科学有何好处,我们对动物的危害程度应该有上限,任何动物都不应长时间处于严重痛苦的境地。

DeGrazia 还表示:“如果我们让小鼠对可卡因上瘾,然后看看它们能够忍受多大程度的电击,我们是在强迫它们在上瘾的痛苦和电击的痛苦之间生活。无论这项研究的目的是什么,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当然,也可能会有例外,例如,如果流行病肆虐,而测试疫苗的唯一方法是让一个对照组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遭受一周或者更长时间的痛苦。”

该原则一经发表,有研究人员支持,也有怀疑。

一些人表达了如何对人类的好处或对动物的伤害进行量化的担忧。Beauchamp 表示:“我相信,我们将会受到一些批评,这些原则强加了额外的规章制度,阻碍了科学的发展。但是,如果我们停止那些不能提供真正好处的研究,这不会减慢科学的发展。”

相比较于三个 R 原则,Beauchamp 和 DeGrazia 提出的六个原则本身并不能改变科学文化,但他们希望将来这些原则会成为科学家主流词汇的一部分,并最终改变他们的行为,所有的动物实验对象都将过上体面的生活。

提及下一步的计划,Beauchamp 表示;“推动事情向前发展的最好方式是进行演讲,并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接触到我们。” 而目前,他们的提议已出现在最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研究研讨会上。

动物福利起源

从古希腊文明时代,一直到 17 世纪,哲学家都认为动物与人类截然不同,人有理性,而动物没有。这意味着动物仅具有工具价值,可以以人类期望的任何方式使用。

而直到欧洲的 “启蒙运动” 开始,事情开始发生变化,哲学家开始意识到人类和动物的区分并不明确,动物可能受苦,也具有内在价值。尽管基础已经建立,但是现代动物福利科学花了 100 年才发展成了公认的学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畜牧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了应对对廉价食品的巨大需求,生产方法迅速实现了工业化。Ruth Harrison 在她的书《动物机器》中揭露并批评这种密集的方法,该书一经发表,立即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

她批评了密集的肉鸡生产方法、家禽屠宰场、产蛋鸡用的笼子、用于牛肉生产的板条箱、密集的兔肉生产以及育肥猪用的 “汗箱” 条件等。在她的批评中,Harrison 强调了动物的痛苦,也就是动物正在经历的消极的主观状态。

公众的谴责如此强烈,以至于英国政府感到有必要组成一个由 Rogers Brambell 教授担任主席的调查委员会。

他们的报告被称为 “Brambell 报告”,最终得出结论,在集约化生产系统中确实存在一些对动物的担忧,但是在许多情况下,缺乏良好的科学证据来得出明确的结论。他们还认为,情感是福利的一个重要特征。“福利是一个广泛的术语,包括动物的身心健康。因此,任何评估福利的尝试,都必须考虑到有关动物感情的科学证据,这种感情可以从动物的结构和功能以及它们的行为中得到。”

该报告最大的意义在于,唤起了更多科学家对动物福利的关注,人们开始高度关注动物使用的伦理问题。

但是,许多人类活动对动物的影响是间接的,河流、湖泊和海洋的污染,大气污染,全球变暖都可能对动物的福祉产生深远影响。甚至诸如修路,铺设道路和种植农作物之类的活动也会对动物福利产生不利影响,更别说用动物做实验了。

如果我们受到 “不使用动物” 的哲学约束,我们又将如何正确研究人类活动的这些间接影响呢?3R 原则或是六个原则又真的能保障动物福利吗?

也许,关于要人类科学,还是要动物福利的讨论,还会继续下去。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只要能有讨论的声音发出,就是进步。

参考资料:

[1] Is it time to replace one of the cornerstones of animal research?

[2] Animal Welfare: A Brief History.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