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科普天地

药典“新宠”螺杆菌

2020年11月19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实验动物那些事儿 作者: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那么螺杆菌究竟是怎么传播的,对动物健康和科研有哪些影响,本篇将一探究竟。

2020版药典已经出版发行

其中三部“特定生物原材料/动物及辅料”中的“生物制品生产及检定实验动物质量检测”篇中,对生物制品生产和检定用的实验动物质量要求进行了更新。其中一个病原体在鉴定用SPF小鼠和生产用小鼠中都作为必须排除的病原体而被列出,它就是本篇的主角—螺杆菌(Helicobacter spp.)。

相关单位面临新的挑战

实验动物从业人员对这个细菌并不陌生,虽然国标并没有将螺杆菌列入要求必须排除的病原体清单,但是部分使用单位因为科研的需要已经在机构内的检测清单中加上了该菌。此次药典更新后将螺杆菌列为必须检测项目,给药企、生物制品生产单位、实验动物生产单位和种子保藏中心提出了新的要求。

那么螺杆菌究竟是怎么传播的,对动物健康和科研有哪些影响,本篇将一探究竟。

01.螺杆菌种类及感染率

螺杆菌是一种革兰氏阴性菌,菌体在形态上可表现为螺旋状、弯曲状或纺锤形,有些还有鞭毛。

微信图片_20201119105735.jpg

目前在啮齿类实验动物中发现的螺杆菌及其感染部位如下表所示:

微信图片_202011191057031.jpg

表中可见,螺杆菌种类繁多。有研究者认为每种哺乳动物都有属于自己的螺杆菌。而在啮齿类实验动物中,螺杆菌的感染非常常见。

相关数据

1.一项针对来自加拿大、欧洲、亚洲、澳大利亚和美国等34家商业和学术机构的小鼠研究显示:约88%的小鼠群体感染了一种或多种螺杆菌,其中约59%的小鼠感染肝螺杆菌(H. hepaticus)。

2.另一项研究中,在测试的40个小鼠品系中,88%的品系至少有一种螺杆菌感染。

3.2009年,美国Charles River报道的北美五年和欧洲三年的动物质量检测数据中,小鼠螺杆菌阳性率为16%。

4.我国第三方检测机构苏州西山生物2019-2020年的检测数据显示:小鼠螺杆菌阳性率为20%。

由这些数据可见,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实验小鼠中,螺杆菌感染都是非常常见的。

02.传播途径

螺杆菌主要通过粪口途径传播。研究显示,在开放式笼盒中饲养的小鼠,螺杆菌更容易传播,而IVC或EVC则可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其传播速度。此外,不同种螺杆菌的传播效率也不尽相同。例如,肝螺杆菌、H. fennelliae、H. cinaedi及 H. canis可迅速通过脏垫料使哨兵鼠感染,但是胆汁螺杆菌(H. bilis)通常会发生延迟,甚至可能无法使哨兵鼠感染。群体内一旦出现螺杆菌感染,将是持续性的,感染群体可长期通过粪便排出螺杆菌。

03.临床症状

大多数情况下,啮齿类实验动物感染螺杆菌后都是没有明显临床症状,特别是在免疫功能健全动物中疾病表型非常罕见。敏感动物感染后可能会出现直肠脱垂、肠炎、腹泻等症状,在某些品系小鼠中还与肝癌及结肠癌的发生和发展有关。有研究表明肝螺杆菌和胆汁螺杆菌与肠炎性肠病及炎症性肿瘤相关,这也让肝螺杆菌和胆汁螺杆菌成为了最常使用的胃肠道肿瘤造模病原菌,它们的存在是导致或加速IL10-/-、Mdrla-/-、Rag2-/-和Smad3-/-等基因突变小鼠模型发病的主要因素。

04.对研究的影响

如果动物感染了肝螺杆菌或者胆汁螺杆菌,肠道和肝脏的炎症反应可能会影响宿主对其他刺激的反应,因此也会影响消化系统相关研究。另有证据显示,螺杆菌的影响不仅局限于胃肠道,也可直接或间接影响动物繁殖、乳腺癌的发展,对疫苗的免疫反应也可能被改变。 

螺杆菌的检测最常用也最敏感的方法是PCR检测粪便。血清学方法也是一个选择,但是由于特异性较差会出现假阳性结果。另外,可能有些螺杆菌不能在动物体内定植,这种情况下用血清学方法检测也可能出现假阴性结果。

05.螺杆菌清除

感染的动物可通过重新引种、胚胎移植、剖腹产或交叉哺乳等手段净化去除螺杆菌,也有文献报道可通过抗生素疗法控制感染。螺杆菌在干燥环境中无法长期存活,所以重新净化环境的必要性不高。

本次药典更新后,不仅对实验动物生产和使用单位提出了新要求,也反映了实验动物行业国标更新的滞后性。在螺杆菌感染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实验动物机构和从业人员如何适应新的变化,欢迎读者朋友们分享你们的宝贵经验和建议。 


参考文献

1. 中国药典 2020版

2. Chichlowski M , Hale L P . Effects of Helicobacter Infection on Research: The Case for Eradication of Helicobacter from Rodent Research Colonies[J]. Comparative Medicine, 2009, 59(1):10-17.

3.Pritchett-Corning KR, Cosentino J, Clifford CB. Contemporaary prevalence of infectious agents in laboratory mice and rats. Lab Animal 2009. 43:165–173

4.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团体标准T/CALAS24-2017

5.Charles river technical sheet: Helicobacter spp.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