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饲养管理

动物实验室内病原体感染的发生因素

2021年02月2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医学动物实验技术》 作者:魏泓 主编 责任编辑:yjcadmin

(一)动物感染实验

1.意外伤害  在接触感染动物时,虽然有个人防护措施,但是很可能会遇到与之相关的意外伤害,如实验动物的咬伤、抓伤、踢伤等。技术人员对所从事的动物处理工作应受过专门培训并具有一定的经验,还应熟悉每种动物的特殊危害。应使技术人员熟知实验可能带来的危害,并对其提供适当的工作场所、工作服装及仪器设备。

2.外伤  万一实验人员被动物抓伤或咬伤,应对伤口进行急救处理,并必须立即报告主管人员,以决定是否需要进一步的治疗。在每个动物实验室,负责动物的主管人员有责任保证急救箱的供应,并应保持有适当的库存。急救箱的位置应该设有明显的标志,使用设备的全体人员都应知道他们的位置。工作人员应采取特殊的防护措施以防止被动物抓伤或咬伤。

3.化学药品  认真、小心地使用各种化学药品,熟知它们的特性并遵照安全操作方法,就可以避免由化学药品造成的损伤。在评定药品时应注意药物的名称、物理状态(固态、液态或气态)、毒性(急性或慢性;口服、吸入或皮肤吸收)、最大允许浓度及临床症状和治疗方法等。另外,还应熟知的化学药品的其他特点有:蒸气密度;与水的溶解度;与其他化学药品的可配伍性;易燃性及贮存条件的要求。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操作不正规,一些常规使用的化学药品,可能与实验用的化学药品一样危险,其差别经常仅在于其纯度或等级之不同。在使用诸如用于笼具洗刷机的工业去垢剂、清洁剂和强力消毒剂等这类普通化学药品时,始终应小心。这些药品不能与动物饲料同室贮存。用作麻醉剂或用于安乐死术的挥发性药液及其他有毒而易挥发的物品应贮存在一个冷而通风良好、无阳光直射的场所。

4.辐射和紫外线的防护  放射性物质有着特殊的危害。接触这些物质的技术人员应了解各种放射性物质的特性,熟悉正确的安全操作技术及原卫生部颁发的《放射卫生防护基本标注》(GB4792-1984)和国家环保局颁发的《辐射防护规定》(GB8703-1988)有关规程。同位素处理过的动物可随排泄物排除放射性物质,因此,排泄物必须在经批准的方式下予以处置,这种动物也用同样处置。应保存从实验开始到最终处置这种动物的完整记录。眼和皮肤是接触紫外线的最关键部位,尤其眼可受到严重的伤害。如果使用紫外线灯,应警告工作人员有关紫外线的危险,并应供应安全眼镜,紫外线光源应有明显标志。

(二)感染途径

实验感染的发生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除了人为因素、社会因素外,致病微生物的特性,人对致病微生物的易感性,实验环境条件和实验操作方法,是构成实验感染的四大主要因素。

病原微生物入侵生物机体,并在一定的部位定居、生长繁殖,从而引起机体一系列病理反应,这个过程称为感染。动物感染病原微生物后会有不同的临床表现,从完全没有临床症状到明显的临床症状,甚至死亡,这种现象是病原的致病性、毒力与宿主特性综合作用的结果。病原微生物的侵犯与机体的抵抗是一种错综复杂的过程,受到多方面的影响,因此在感染过程中表现出多种形式或类型。

根据感染过程中,病原微生物的来源、病原微生物的种类、感染后的临床症状、机体发生感染的部位、感染表现的表现程度、机体的病死率、感染病程的长短等,可以将感染分为以下8种类型:①外源性和内源性感染;②单纯感染、混合感染和继发感染;③显性感染和隐性感染;④局部感染和全身感染;⑤典型感染和非典型感染;⑥良性感染和恶性感染;⑦最急性、急性、亚急性和慢性感染;⑧病毒的持续性感染和慢病毒感染。

感染类型都是从某个侧面或某种角度进行分类,各种类型都是相对的,它们之间相互联系或重叠交叉。

自从微生物学诞生以来,国内外在实验操作中出现病原微生物感染事故屡见不鲜。实验室感染是一个过程,该过程包括病原体逸散、传播和侵入三个途径进入人体,进入人体的病原体能否形成感染,决定于下列因素:①病原体的毒力和侵蚀力;②进入病原体的数量;③机体的免疫状态及易感性;

实验室感染链中,感染途径是重要的一环,了解可能的感染途径,就能够找到阻断感染的有效方法。常见的实验室感染途径主要有以下几方面:①吸入含病原体的气溶胶引起感染。各种实验操作步骤,如混合、搅拌、研磨、捣碎和接种均可产生气溶胶。气溶胶进入空气后,一部分降落于物体表面,另一部分蒸发,剩下直径≤5μm的液滴核仍悬浮于空气中。这些含有致病菌的液滴核经呼吸道进入人的肺泡而感染。除结核分枝杆菌这类典型的气载性传播病原菌外,在自然条件下有些非气载性病原菌,也可以在实验室条件下发生空气传播的感染。例如,操作严重污染或大容量的液体,可以导致吸入过量的细菌,增加发生感染的可能性。②摄入病原体。能造成经口摄入病原体的操作或事故包括:以口吸吸管,液体溅洒入口、在实验室吃东西、饮水和吸烟,将污染的物品(如铅笔)或手指放入口腔中(如咬指甲)等。据有关材料报道,其中13%的实验室相关性感染都与用口吸吸管有关。③意外接种。见于被污染的针尖刺伤,被刀片或碎玻璃片割伤,动物或昆虫咬伤或抓伤。据有关材料报道,其中由于针刺和切割造成的实验室感染占所有实验室相关性感染的25%和15.9%。④由皮下或黏膜透入。完整的皮肤是抵制病原菌的有效屏障。一旦皮肤损伤,就为病原菌提供了侵入点。这种暴露途径是不容忽视的,特别是血液和皮肤的接触。Levy等发现,血液和皮肤的接触,在实验室工作人员中每天可发生2~10次。由皮下或黏膜透入的实验室相关性感染包括:含病原体的液体溢出或溅洒在皮肤或眼、鼻腔和口腔黏膜上,皮肤或黏膜接触污染的表面或污染物,以及通过由手到脸的动作造成传播(如戴眼镜等)。与实验室获得性感染有关的暴露途径见表2-3-1,实验室相关感染疾病的病原微生物和感染途径见表2-3-2。

值得注意的是,实验室内发生寄生虫感染的病例已经引起生物医学研究人员的重视。从事科研、临床检验以及为患者提供护理服务的护理人员都有可能因无意的微小创伤引发寄生虫感染,即便那些意识到微小创伤的工作人员也未必能确定该创伤是否会引起寄生虫感染以及感染的虫种是什么。据有关材料报道,1924年至今实验室意外微创伤引起的相关性寄生虫感染199例,其中利什曼原虫感染12例,疟原虫感染34例,刚地弓形虫感染47例,克氏锥虫感染65例,罗德西亚锥虫感染6例,冈比亚锥虫感染2例,贾第鞭毛虫感染2例,等孢子球虫感染3例,隐孢子虫感染16例,另外还有8~9例肝片形吸虫和日本血吸虫感染病例。而巴贝西虫、肉孢子虫等引起的实验室感染未见公开报道。

Herwaidt把微创伤引起的实验室相关性寄生虫感染的途径分为两类:非肠道感染和肠道感染。据有关材料报道,在105例原虫感染中,能清晰地忆起意外微创伤或能够肯定感染途径的病例中有47例是非肠道感染。其他感染途径有:黏膜接触传播如阿米巴,血源性传播如福氏耐格里原虫,经食人卵囊传播的如弓形虫、肉孢子虫属;感染动物的腹腔渗出液飞溅到眼里引起感染;鼻腔吸入雾化的感染物引起感染;也可以是通过媒介蚊虫的叮咬而进行传播,如巴贝西虫属、利什曼原虫等。实验室相关性的寄生虫感染与自然界中寄生虫感染的途径有所不同,主要表现在:①感染途径多样性。据有关材料报道,弓形虫感染的47个病例中有18例经过食入卵囊而引起感染,胃肠外创伤、黏膜的创伤和无意识的创伤而引起的感染也很常见。在利什曼原虫感染的病例中除了白蛉叮咬而引起传播外,也可以通过意外的针刺伤或以往存在的皮肤微损伤以及血液传播而引起感染。②感染途径的不可预见性。已经明确的感染途径有限,而更多的感染途径是未知的。据有关材料报道,在164例原虫感染的病例中,105例是血原虫或组织原虫感染的,患者能够回忆起自己是偶然创伤引起的感染或自己可能被感染的途径,还有小部分患者无法断定其感染途径。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